本文摘要:余光中写了一篇题为《朋侪四型》的文章。

余光中写了一篇题为《朋侪四型》的文章。他总结了从那以后敲他门铃的四种人:高层有趣,高层无聊,低层有趣,低层无聊。结合他的文章,我在现实中对我的朋友圈进行了评价,发现前两种很少,然后两种以上,让我有罪恶感和抑郁感。说到敲门,我想起贾平凹的文章《敲门》。

这篇文章非常生动,让读者同情这位著名作家,他不断被敲门骚扰。我不知道余光中谈论的什么样的人困扰着他。现在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是不会被敲门打扰的。

家里几乎没有朋友见面,一年只有两三次在饭桌上。微信微博也登录的少,自然朋友之间的交流很少。如果有喜欢写作的人,可以从他们在媒体上公开发表的作品中了解他们的情况。

青春期的老朋友,因为境遇的巨大变化,随着时间的流逝,变得疏远,冷漠。久而久之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兴奋能成为另外一个人,如果我不是那么大胆讨厌的敲门者,我只是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放松一下。

现在的朋友好像都不太喜欢走路,只在私信里说事情。不像贾平凹被敲门声折磨的无处可逃,在房间里安静的读经典是一种享受。

人到中年,有些人脉的人变得敏感、紧张,友情似乎面临危机。聚会上有一位久违的老同学,刚刚开始宴会。

她只是坐在我旁边,向我承认她不喜欢文学。我说:“不喜欢文学没关系,喜欢生活就好。”那次晚餐我没讲文学。我没说文学。

自然没人提文学这个话题。但是,对我来说,如果不和老朋友谈文学,我总会想几乎是什么意思。让我觉得有点空虚无聊甚至孤独。

有人说现在网络文学这么火,现实世界的人应该一起聊聊文学这个话题。然而,一群聚在一起谈论文学的人在饭桌上不再谈论文学。

谈文学好像不太合适。还不如说麻将,因为大多数人都喜欢打麻将。所以我才辞退了一群自己的朋友。分享一篇文章得不到任何回音,也没有真正意识形态意义上的交流和相似。

发现很久不交流的老朋友突然在一起,不知道聊什么话题。我喜欢文学。来说说吧。

人家说我不喜欢。在这种地方谈热点新闻很无聊。很难避免沉默。

那位老同学说她不喜欢文学,但这自然意味着不要指望她阅读、表扬、评论和转发我在朋友圈发的文章。不管是什么样的书,还是朋友写的网文,我都喜欢看书,但是我不喜欢看书。发了一两个图文,在朋友圈里没有体现出来。

自然我也不喜欢送。但我不怪任何人。

蒋勋说,不同领域的人很难用同样的方式交流。尤其是人到中年,其实友情也分两个层次。

无论是韩,刘玉,宗元还是白居易,元稹都是一生交谊深厚的朋友。要么就是老子说的那种熟悉的人。我马上意识到我和这个老同学沟通有问题。

经过几次邀请和面试,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距离很长。她敏感自卑,自尊心容易受到伤害。

自然不想见她,我看她也不想和我说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不再交流。

其实这几年交流的很少。只是有了微信朋友圈之后,就可以在群里聊山了。

不知怎的,说话人不经意,听者有意,伤了人的自尊心,不小心冒犯了。我经常做这种事,我爱使劲笑。人家很认真,记仇我。

再和对方打交道,就是受到了一些不尊重和不礼貌的对待。几次断然拒绝后,我意识到别人不想理我。我有时喜欢和别人竞争。真的是自己的简历。

在这样的领域里,友谊不可能永恒。从前我说: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”我只想总结一下,也不抱怨那个同学怎么不好。

她有她的个性和头脑。她只是不是一个今天能和我在同一个圈子里愉快交谈的人。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登录网址,华体会在线登录网址,华体会首页登录

本文来源:华体会登录网址-www.fsyueyun.com

网站地图xml地图